你一生的故事~摘录4

“它们愿意进行某种交换,”我解释道,“但不是贸易。只是我们给它们点东西,它们也给我们点东西。双方事先都不会说会给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韦伯上校微微蹙了下眉头,“你想说它们愿意交换礼物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知道我得说什么,“我们不能把它当为‘交换礼物’。我们不知道我们所谓的交换礼物是否和七爪怪的有联系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能……”他搜寻着更好的词汇,“暗示一下我们所想要的礼物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这项交易中它们不会。我问它们我们能否有所要求,它们说可以,但它们不会说它们会给予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突然记起“执行性”可以变化为“执行”,这可以描述当你知道将要说什么后的感觉:就好像在演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但是否可以让它们给予我们所要求的东西?”韦伯上校问。它完全没有看副本,然而他的回应很符合他所分配到的任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可能知道,”我说,“我怀疑,那不是它们的传统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假如我们首先给礼物,我们礼物的价值会影响它们的吗?”他临时想起这个问题,而我已经仔细的预演过这出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,”我说道,“就我们所知,互换礼物之间的价值是没有关系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但愿我亲戚也这样想。”加里苦笑着咕哝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看着韦伯上校转向加里,“你在物理讨论中有无新发现?”他问道,按着事情的进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假如你是说任何对人类有用的新信息,那么还没有,”加里说,“七爪怪的常规程序没什么变化,假如我们对它们演示某样东西,它们会展示给我们它们对此的描述,但它们不会自愿说任何东西,它们不会回答我们问它们的它们知道什么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七爪怪语B的观点下看,在人类演讲的背景下的同时,具有交流性的话语成为了仪式性的背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韦伯满脸不悦之色,“好吧,我们会知道国家部对此有何看法的。也许我们应该安排一下互送礼物的典礼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像物理事件,用它们的因果论和目的论解释,每个语言事件也有两种可能的解释:一个是信息的传递,一个是计划的实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想是个好主意,上校。”我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多数人都不会知道这是个有两种意义的句子。只是个私人的笑话,别叫我解释。

评论

© ljttt77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