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一生的故事~摘录3

我打开录像机,把从沃尔斯堡观望镜处的活动的磁带记录插了进去。一个外交谈判员正在与七爪怪进行讨论,博格哈特担任翻译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谈判员描述了人类的道德信仰,试着垒起一个利他主义概念的基石。我知道七爪怪对于对话的最终结果了如指掌,但它们仍然热情的加入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假若我把这些事告诉一个不知道的人。他会说,假如七爪怪知道了一切它们将要说的和听到的话,那它们使用语言有何目的呢?这是个合理的问题。但语言不只是用来交流的:这也是运动的一个形式。根据语言行为的理论,像“你被捕了”,“我命名这为器皿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或者“我保证”这样的句子都具有执行性:只有说了这些话,说话者才执行了这些动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对这样的行为来说,知道要说什么不会改变任何事。婚礼上的每个人都预期着“现在我宣布你们成为夫妻”这句话,但在神父真正说出这句话以前,仪式并不认为开始了。在执行性语言中,说就等于做。

评论

© ljttt77 | Powered by LOFTER